上海一男子上门讨债致欠款人跳楼,法院:10年有期徒刑

时间:2023-01-30 17:03:29来源:栾城新闻网 作者:接码可以发短信

2016年2月19日,在上海闵行区的某小区中,发生了一件因催债纠纷而引发的欠款人坠楼事件。此案例中,借款人李洪超在欠债人潘永地不慎坠楼之后泪如雨下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他只想讨回属于自己的钱,却使得好朋友坠楼身亡,而他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“警方都确定了他是自杀,我们只是倒霉在他想跳楼的那一阶段上门催债。”

“潘永地就是因为在外养情人,把赚来的钱全都投在了别的女人身上,导致夫妻感情不和,这才是他想要跳楼的根本原因,这和谁来上门催债有什么关系呢?”



“你们也不能把人往死里逼,我老公没了,我就得告你们。”

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为何一个常规的催债故事最终竟演变成刑事案件呢?这故事的背后究竟有哪些细节?法院最后的判定依据又是什么?一圈三连,点个关注~

爷爷来把金钱借,最后秒变堂前孙

个人与个人或个人与单位之间想要建立借贷关系,往往都会签署相关合同或借条,但很多人的法律意识淡薄,只愿意走私下调解这条路,往往忽略了通过法律或警方的协助来解决借贷矛盾,因此也就酿就了很多借贷悲剧。

李洪超是湖北人,时年30岁出头,为人性格热情大方。在闯社会时李洪超离开了家乡,来到了上海闵行区做私人生意,后又结识了借债人潘永地。



潘永地为上海闵行区本地居民,年岁与李洪超相仿,同样也是生意人,家有一妻名叫张兰兰,但夫妻间有矛盾,邻居们更是评论他们,三天一大吵一天一小吵。

而两人关系不和的根本原因,在邻居眼中看来是因为潘永地在外结识了太多异性,其中还有一女子与潘永地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。这种现象导致张兰兰与丈夫多次闹离婚,可将夫妻感情彻底摧毁的原因是潘永地经营生意不佳,业绩太差,赚来的钱又被他花在了外面,导致这个家庭并无经济收入。

此外张兰兰还需要用自己的个人财产为潘永地做债务抵押,情感问题和金钱矛盾导致潘永地与张兰兰最后协议离婚。可两人似乎还有感情在,因此在离婚后他们还一直居住在一起。



2014年3月30日,李洪超多次被潘永地登门拜访。作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,同样也是生活中的兄弟好友,李洪超与潘永地的来往还算密切。凭此关系,潘永地狮子大开口,向李洪超连续三次借款共计50万之多。

但他们并非口头借款,而是实实在在打了借条,上面明确标注了借款金额,借款利息,还款时间以及违约金是总债务的20%等等,写得十分详尽。

只可惜借款轻松还款难,李洪超本想在2015年3月时找到兄弟潘永地把全部欠款都要回来,只可惜欠款人的生活已经一滩死水。



他除了要应对生意经营不佳的窘境之外,他还要面对感情纠纷。张兰兰性格冲动常常与潘永地发生矛盾,即便是公开场合她也不给前夫任何颜面,这把潘永地的私生活搞得一团糟。

李洪超并没有顾及这些原因,只想着快点拿回本属于自己的钱,就再也不和潘永地有借债关系了。只可惜从2014年3月到2015年和2016年,李洪超一分钱也没从潘永地这边拿回。这把李洪超的耐心全部耗完,他决定要为借款做点什么事儿了。

2016年春节刚过,李洪超自己也因为遇上了需要用钱的事,他急切地给朋友潘永地打电话,可一次两次他没要回来欠款。潘永地也干脆不再接李洪超的电话,最后李洪超只能用短信或其他网络方法向潘永地催债,只可惜这也是石头打了水漂,再无波澜。



2016年1月下旬,李洪超在外聚会时遇见了兄弟潘永地,欠款人也在其他娱乐场所消费,这让李洪超十分生气。

“他都有钱去那些地方花了,怎么就没钱还我呢?你哪怕就还一点给我,也比一毛不还要强得多吧。”李洪超提到2016年春节刚见潘永地时的那种画面就十分激动,他实在想不通为何朋友借钱时笑脸相迎,还款时却躲着不见人。

潘永地见到李洪超就满脸厌恶,他只想赶紧拉开与李洪超的距离。因此他便想着办法躲在家中或自己的店铺内,不再出去见人。李洪超无计可施,也十分沮丧。2016年2月初,李洪超接到了马长康和陶磊等人的电话。



三人合力把款要,无奈悲剧已酿成

原来这些人也是潘永地在外的借债人,他们也同样经历了李洪超的故事。因此他们决定派出三人代表团,也就是李洪超,马长康和陶磊三人赶紧向潘永地要债,如若不还,三人就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他们想用这种烦人的方式赶紧拿到欠款。

于是2016年2月7日,李洪超带着潘永地和马长康以及陶磊他们4人去了李家,在外活动时他们也是4人相随。再到2016年2月19日下午,他们还去了李洪超的丈人家。可谁曾想就是在这天晚上,潘永地就坠楼身亡了。

这让欠款人的前妻张兰兰接受不了,并一纸诉状将李洪超,马长康和陶磊三人告上法庭。张兰兰的控词是说:“就是因为他们三人对潘永地紧追不舍,给潘永地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迫感,这才导致死者坠楼身亡。”



“我们并没有拘禁他,我们只是跟在他的后面想让他赶紧还点钱,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,我们想要在春节这个时间点内要回一点欠款,这是个正常的心理吧?”李洪超对兄弟潘永地的离世倍感遗憾,但他坚持认为自己并没有对潘永地进行精神和身体上的伤害,是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。

马长康提到潘永地的离世时,他也十分激动。他表示:“他想去哪里其实都可以去,我们只不过是跟在他后面想让他还点钱,他想走大门也可以走,他为什么会去跳楼要走窗户,我觉得还是因为他自己的个人生活是一地鸡毛。他老婆和他关系也不好前不久还协议离婚了,他在外的情人关系也处理不好,再加上生意经营不善,他已经心里开始抑郁了,我们只是倒霉在这个时间向他要钱,就赶上了他跳楼自杀。”

那么潘永地真的是跳楼自杀吗?根据警方第一阶段通过小区的监控画面查询,家住1602室的潘永地在2016年2月19日晚上9:00左右,于自家东屋阳台没逗留30秒钟便发生了坠楼事件。



这30秒钟内死者到底有着怎样的心理活动?警方那时也不得而知,只是匆匆断定潘永地的确在那一段时间内心情不佳,有轻生的可能。

因此第3位借债人陶磊便断定:“那时候警方都已经确定了潘永地是自己想自杀的,我们的第一被告人比我们还倒霉,摊上了这么个事,钱也没要回来,最后还把自己送进去了。”

但是张兰兰在辩护律师的帮助下,她向法院提出建议是说:“潘永地即便个人生活太糟糕,但他不存在想要轻生的可能。因为我了解他呀,我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,虽然我们协议离婚了但还是住在一起,他还是得要对我负责呀,我用自己的个人财产为他做债务抵押,他要是就这么轻松的走了,留着我一个人去还那些贷款,他对得起我吗?他的性格不可能这样的。”



用性格去推断潘永地的心理活动,这一点是否可靠?警方很快对1602室的东屋阳台的活动痕迹进行考察。最后警方得出了第二阶段的结论是说:东屋阳台与隔壁阳台之间的距离不超过1.5米。

如果借助人力,一个成年男子的确可以从东屋阳台跳跃到隔壁阳台,以此离开1602室。根据现场的痕迹来看,东屋阳台的攀爬痕迹和挣扎痕迹十分明显,由此警方得出结论是说——潘永地在2016年2月19日夜晚想要轻生的可能性很低,他极有可能是想要通过阳台跳跃等方式来离开1602室。

而在案发当晚,李洪超和马长康两位借款人因有事只是短暂的外出了一下,只留下了陶磊这一位借债人在西屋的卧室里玩手机。借此空隙,潘永地有可能是想逃离被跟踪和监视的现场,只可惜他的力气不够,这才成了坠楼悲剧。



要回欠款靠法律,私下渠道不安全

这一推测很快得到了闵行区法院的认可,因为公诉机关之后还找来了一位现场目击证人。他是在2016年2月19日下午六点多钟,被死者潘永地打电话叫来的开锁工匠。

那天潘永地想要回自己家,也就是1602室。可他到了家门口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带钥匙,而身后还有三位欠款人紧追不舍,加上时间已晚,他们不想再出去逗留,于是便要求潘永地赶紧叫开锁师傅来把门打开。

晚上6:30左右,锁匠刘师傅来到1602室门口。他向法官提供的证词是说:“那时候我看到的是那三个人对其中一个人态度非常不好,有一个男的还用脚踢了他,还说的这样一句话……有那么难开吗?说完之后那个男的当然我也不认识,就是他狠狠踢了一脚门,还用力的把门把手给拉弯了。”



对于这一点,李洪超、马长康和陶磊都没有否认,可就是因为他们确定了这一行为,法院进而判定这三位借款人对死者曾存在拘禁事实。

于是在第2年1月18日,闵行区法院判定李洪超、马长康和陶磊,三位对死者进行了将近50小时跟踪和监视,三位借款人犯了非法拘禁罪。因此该法院判处李洪超有期徒刑10年,马长康有期徒刑4年3个月,陶磊有期徒刑三年6个月。

“我一分钱没要回来,我还把自己搭进去了。我自己还有妻子还有小孩,我的生意也要经营,我什么都没得到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关于潘永地我又不想让他死,我逼死他干嘛?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钱,现在借别人钱往回要欠款都有错了吗?我想不明白。”李洪超在拿到判决结果后一脸死灰,他似乎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,他的眼神中也透露着疑惑。



受到此事的影响,三位借款人的生活也迎来了巨大的转折。李洪超的丈母娘本来身体就不好,老人更是在得知女婿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后一病不起。而李洪超的孩子在学校也深受排挤,性格也深受影响,同学们还嘲笑他的父亲是杀人犯...而马长康和陶磊的家庭生活,也或多或少迎来了转变。

张兰兰虽与死者早已协议离婚,但她曾为了前夫用自己的个人财产做债务抵押,因此张兰兰日后还需要为前夫归还一定债款。在此案例中似乎谁都不是赢家,谁都是受害者,只有那个欠款人匆匆离开后,再无烦恼。

在生活中借款可以,但要讲究要回欠款的方式和方法。更多人似乎喜欢走私下渠道,也就是通过亲戚朋友或像李洪超等人那样,追在欠款人的身后用烦人的方式试图要回债款。但这种方式执行力太差,容易引发矛盾且不公平公正。



当有极其矛盾的债务关系时,借债人可通过司法机关或警方的协助,利用手上的借款证据寻求帮助,通过第三方的法律途径来解决借贷矛盾。这不仅更为公平公正,借款人和欠款人的生命安全都可得到保障。

但现如今,更多人提起借贷就谈虎色变。很多人认为最聪明的方式,就是哪怕把钱存银行也不愿把钱借给他人或任何单位,因为所有人都害怕——借款的时候对方是孙子,可还钱的时候对方就有可能变爷爷了。


相关内容